About‎ > ‎少說閒話‎ > ‎

永遠的雪莉

張貼者:2010年3月14日 上午11:57CHENG-CHEN HSU

Sherry

週日已經昏倒過一次,呼吸停止、尿都出來,媽趕緊打電話給正在上班的我,
不過回家時狗狗已經醒來,還在咬手舔腳的...。

週一和心藏科醫師約診,約了週四去看診,
想說年紀這麼大了,也該把醫師提過的心臟的問題顧一下...

這幾天還在想,四月中媽要國外出差、爸也要短期滯留中國大陸,
再下來輪到我五月中出國,這樣沒辦法全日照顧家裡這個老姑娘,有點麻煩...

沒想到剛剛牠左搖右晃的橫衝直撞,倒在我手中,一陣抽搐,尿尿也出來,
就不動了。

爸說牠前幾天我不在時也是這樣,過一下就活動起來了。

但是這次牠不動了。

是在等姐姐回家嗎?

我等了又等,牠沒有像爸說的過一下就活動起來,
在我的手中軟軟的、溫熱的狗狗不動了。

昨天是我的生日,明天是休假日,牠選在今晚我在家的時候走了,
體貼的等到我晚上飯局結束回家,幫牠梳毛、帶牠去陽台排泄之後,
回到溫暖的家,在我手上走了。

我好難過,之前竟然在想出國的時候家裡有狗很麻煩
我好難過,小時候牠想出門溜的時候沒有多帶牠出去玩
我好難過,以後回家之後沒有一隻歡迎妳的狗狗
沒辦法再摸到牠熱呼呼的毛皮,臭臭的狗味,永遠那麼可愛的狗臉

謝謝帶來這隻狗的人
謝謝爸爸媽媽能讓這隻狗留下來
謝謝陳醫師開的皮膚藥讓牠晚年的皮膚病好多了
謝謝老天給了我這麼體貼的一隻狗

希望狗狗走的安詳

2009/04/09 7:45 am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