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 ‎多念點書‎ > ‎

往日的記憶

小時候很喜歡看的席絹和于晴,在出社會後漸漸的看不下去了...
記得席絹是從《女作家》之後吧,就不再看她的書。
于晴撐比較久,《斷指》《是非》這組之後,我才死心。

或許是書中自命清高的感覺,讓我無法跟著孤芳自賞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