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 ‎多念點書‎ > ‎

毛茸茸大王的翻譯練習-咬人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1:52Cheng Chen Hsu   [ 已更新 2012年5月11日 上午4:55 ]
原文:www.smashwords.com/books/view/18799

《魔法咬人》以可倫的視角描述與凱倫第一次會面。



我身處夜晚的獨角獸街,錯誤的時間在錯誤的地方。那裡可能發生任何事,但從沒有好事。

沒有人統轄獨角獸街,沒有任何亞特蘭大的超自然組織爭奪此地。 藏身在黑暗處的是曾經是人或從不是人的,彼此為食,使來訪者感到非常不適。因此獨角獸街被公認為中立地區,若要進入這三不管地帶,後果自負。 膽小鬼只會在邊緣徘徊、蠢蛋則死在邊界不遠處。我在這等人,如果她可以走得夠遠,我會知道她有膽也不笨。

我背向後傾,脊椎感受荒廢建築石頭的冰涼。月光從屋頂小洞中滲出,照亮了牆上的大裂口。她可能由此進入,而我藏身夜影之中,有足夠的時間把她看個透。

獨角獸街一片平靜,夜晚從未真正寂靜無聲,但此時這怪獸還挺安份守禮的。沒人知道我為何在此,但也沒人想成為我來這裡的原因。

所有關於這個傭兵的背景資料都是從我的安全主任吉姆那裡得知,他們一起在傭兵公會合作過。這讓我深思了一下,吉姆是隻貓而且習於獨自狩獵,他很少讓自己組員以外的人看顧他的背。他說她速度很快,以人類來說,而且善長使劍。他也說她老是口不擇言而且在該逃跑的時候留下來打架,沒有一點是我喜歡的。傭兵是最底層的人,沒有榮譽、沒有忠誠,他們不擁護任何東西。我沒有親自和這種想做下三濫的低層混混會面的習慣,我由代理人做這些。

不過,這次吉姆親自做保後,我願意冒個險。他曾見識過她從要命的狀況下脫身,認為她留了一手。她很可能隱藏了強大的魔力,代表她背負著精神重擔。若這使她更有路用也好。某樣東西在獵殺我的族人──亞特蘭大的法則自由人。我們擁有全市最好的追蹤者,但事到如今還是抓不到犯人。

一般來說,我們解決問題,把它留在家裡。人類視我們為怪胎,而我認為不該再多給他們理由了。 這回殘殺的數目已多到數不完,一些吸血鬼也同樣被毀滅,沒有重大損失,而且人道救援騎士會牽涉其中。那個狂熱組織裡我唯一信任的人類,先知騎士,在調查本案也因此被殺,應該是同一個兇手幹的。我有一點點感情,但很少用在人類身上,不過葛雷格‧費德曼死於幫助我們,這算得上點什麼。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傭兵是他已離家的被監護人,並以騎士會臨時雇員身份直接繼承了這個案子。

我會找出殘殺族人的傢伙,延長折磨它的時間,在它眼中的光芒消逝時品嘗它的血,就是這樣。在騎士會的幫助下,我可以找得更快。如果葛雷格的被監護人渴望復仇就更好了,這表示她會冒險幫我,讓我的牙齒咬進兇手的咽喉。

在她接近吉姆前,我就聞到她了。夜風帶給我的舌頭一陣混合氣味。皮革味──舊靴子,一點汗味──全然無法錯認的女性氣息。迷迭香、洋甘菊、薰衣草混合味── 洗髮精,不屬於這透水發霉區域的草本芳香,很好。微量的丁香與鋼鐵味──刀劍用油。

她很安靜,對人類來說幾乎是無聲的。有趣的是,她是什麼?

終於,傳出微弱的腳步聲。再近一點,小老鼠,妳快到了。

夜晚的黑暗掩蓋了我,她會從正對面過來──那是唯一的路,若我選擇去看,我會在她看到我前看清楚她。如果她看起來和聞起來一樣好,或許我會賞她個特例。

踩在石頭上發出的輕微搔刮聲傳來,我傾身向前以取得更好的視角。

她踏出第一步穿過裂口進來,從小洞中灑落的月光讓這一幕更鮮明。她側身,帶著一把古怪蒼白的劍,緩慢而小心的走進來。她持劍的方式像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相信劍能保護她是個錯誤的寄託。我的爪尖在皮膚裡發癢,想要衝出掌端。她有一把劍,而我有十隻利爪。她審視周遭,停下來傾聽,接著像個舞者般悄悄地向前移動,在我撇見她的臉孔之前,隱身在附近的一道陰影中,氣流帶來另一陣她的氣味。她猶豫了一下,我知道她盯著黑暗看著,徒勞無功的的試著找我。我知道她移動、保持平衡、停步的方式,既不躡手躡腳也不僵直生硬,不錯的身手。到我這裡來,小老鼠,別害怕。

她向前邁進一步,我看到她的側面。帶著異國情調、強硬的五官,不漂亮,但我喜歡我所看到的。

我的指尖劃過爛泥,些微地擦到地板。

她把重心放在一腳上,翻轉手中的劍。一瞬間,臉部猛朝向我,暗色的眼睛筆直凝視著我,無所懼怕,充滿挑戰。所以說,不是隻小老鼠,是更有點份量的。這有點意思了,我得讓她在泥巴裡多跳些舞,觀查她挺有趣的。

她彎下腰伸手,見鬼的在幹麻...

「這邊,喵咪,喵咪,喵咪~~」

老天,她是個蠢蛋而我要宰了吉姆。




後面還有,不過自己看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