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 ‎

多念點書

往日記憶

張貼者:2015年5月6日 上午12:42Cheng Chen Hsu   [ 已更新 2015年5月8日 上午3:40 ]

小時候很喜歡看的席絹和于晴,在上大學、出社會後漸漸的看不下去了...
記得席絹是從《女作家》之後,就不再看她的書。
于晴撐比較久,《斷指》《是非》這組之後,我才死心。

或許是書中自命清高的感覺,讓我無法跟著孤芳自賞吧?

魔法傭兵系列看到3

張貼者:2014年8月30日 上午4:33Cheng Chen Hsu

《魔法咬人》
《魔法烈焰》
《魔法衝擊》

目前看到第三集。
整個有一種粗糙的感覺,但是還滿好看的。
粗糙的的文筆、粗糙的翻譯、粗糙的的女主角XD、粗糙的時代背景。

1. 血。

2. 雄性獅子。

3.  拉斐爾評論海盜系羅曼史:「全都在講海盜強搶民女的故事,顯然這麼做是為了享手很多性愛,並且找人幫他們打理日常生活。這些人,他們全都跟狗屎一樣又壞又暴力,能把所有人嚇得屁滾尿流,結果一遇上某個女人,突然間就不是大哥了;他們只是受人誤解的小男孩,迫切地想要討論自己的感覺。」

推薦相關閱讀:




《魔法烈燄》翻譯文字

張貼者:2013年3月21日 上午11:55Cheng Chen Hsu

「他必定有睪丸。[註]」我道。
「他看起來的確像是男人。」
[註]他必定有睪丸,He must have balls,膽識過人的意思。
原文是這樣寫的。

這也要註...拜託喔,是不會直接融合翻譯一下嗎?
「他真有屌。」我道。
「他看起來的確像個男的。」
這不就結了。

幼稚的傢伙才會殺殺殺

張貼者:2012年12月15日 上午4:38Cheng Chen Hsu

 傑克森解釋,所有濫射殺手都有某些共同點:他們不穩定、自戀、不成熟,並且常怨天尤人。
 他指出,「他們通常認為自己應該要比現在更成功,認為都是別人的過錯所致。」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分析美國康乃狄克州小學驚傳校園屠殺案 by 伯明罕城市大學(Birmingham City University)心理系主任暨研究濫殺專家傑克森(Craig Jackson)

嗯...感覺上這樣的人還滿多的。

《魔法傭兵》翻譯小感

張貼者:2012年6月8日 上午6:52Cheng Chen Hsu   [ 已更新 2012年6月8日 上午10:44 ]

為什麼連「郝思嘉」、「參孫」都要寫註?這一般人都知道的呀。
難道翻譯的人連這個都不知道所以去查了?還是把讀者當做連這都不知道看不懂?
解釋一下堪薩斯州濱海別墅還比較有點意思吧?
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有些作者安排的巧妙小點,是要給讀者自己體會的,作者並沒有特別的點出來或是多做解釋,就是他認為這個部份讀者可以體會的話很好,但不瞭解也沒關係。
對我來說,在書中看到不太懂或是特別的妙點,我又特別有興趣時,就會上網或是去圖書館查資料,查到的東西一定是更多於作者在書中要給妳的。
這也是一種樂趣呀!!譯者憑什麼自己查一查就自行對這些點做出解釋?憑什麼剝奪我的樂趣?

再者,原文書中根本沒有寫註釋的話,譯者憑什麼寫註解?
外國的讀者也不是全能,我相信很多西方讀者也不是很了解書中寫到的多元文化面。
若說中文版的譯者是「好意」為不了解西方文化的讀者寫這些,
但是原文作者可並沒有為不了解東方文化的英文讀者寫東方名詞的註釋喔!
作者在書中寫到的東西很多,東方西方都有,
像是她寫了 女主角穿高跟鞋,覺得這鞋和中國水刑媲美,
原作者有特別解釋「中國的水刑」是什麼嗎?沒有吧!
作者並沒有為西方讀者解釋中國水刑是啥,但譯者確為東方讀者寫了水刑是啥,
既然它是一種刑,妳可以了解是很痛苦的意思,
若有興趣自己去查,但不懂水刑怎麼運做也不會影響閱讀進行。
原作者都沒解釋,譯者憑什麼解釋?

這些東西在網路上都很容易可以查,真的不懂的或是有興趣的,只要自己一查馬上就有了。
原作原意就不認為這需要解釋,譯者為什麼要寫這些東西?

有人會說,那你就不要看註解呀!
拜託,當妳沉迷在書本內容中的時候,看文字是不會選擇的,
況且很多註釋在看之前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等看到一半發現根本打斷閱讀或破壞樂趣時,
根本都已經回不去了

《魔法傭兵》 Kate Daniels 系列故事+番外篇整理

張貼者:2012年6月4日 上午9:35Cheng Chen Hsu   [ 已更新 2013年1月27日 上午7:55 ]

故事順序

Kate 1 – 《魔法咬人》 MAGIC BITES 紅點潛行者
  可倫短篇 CURRAN Vol I - MAGIC BITES - First Meeting [收錄於免費番外篇CURRAN Vol I]

Kate 2 – 《魔法烈焰》 MAGIC BURNS 布藍篇
  可倫短篇 CURRAN Vol I - MAGIC BURNS - Rescuing Kate, The Soup Scene [收錄於免費番外篇CURRAN Vol I]

Kate 3 – 《魔法衝擊》 MAGIC STRIKES 午夜競賽篇
  可倫短篇 CURRAN Vol I - MAGIC STRIKES - Stuck in a Cage, Getting Out[收錄於免費番外篇CURRAN Vol I]
  可倫短篇 Curran Hot Tub POV [收錄於免費番外篇Magic Strikes hot tub POV]

  可倫短篇 Discovering Kate's Lineage [收錄於免費番外篇Discovering Kate's Lineage]

外傳 - Magic Mourns (收錄於《Must Love Hellhounds》合輯,拉斐爾與安德莉亞的故事)

Kate 4 – 《魔法傳承》 MAGIC BLEEDS 鐵瑪莉篇
  可倫短篇 CURRAN Vol I - MAGIC BLEEDS - Meeting at Bernard's[收錄於免費番外篇CURRAN Vol I]
  可倫短篇 Curran Vol II - Fathers and Sons -Waking Up, Council Meeting, Curran and Mahon[收錄於免費番外篇CURRAN Vol II]

外傳 - 《Magic Dreams》 (吉姆與妲莉的故事)

Kate 5 – 《魔法獵殺》 MAGIC SLAYS 燈塔篇

外傳 - 《Gunmetal Magic》 (安德莉亞的故事) (07/31/2012)

Kate 6 – MAGIC RISES under contract (07/2013)

Kate 7 – untitled, under contract

其他短篇

前傳 - Questionable Client (收錄於《Magic Graves》合輯,凱特受僱於賽門的故事)
外傳 - Retribution Clause (收錄於《Hex Appeal》合輯,同一世界但是發生在費城的故事)
外傳 - Magic Tests (收錄於《An Apple for the Creature》合輯,茱莉的短篇)  
  可倫短篇 - 可倫與凱特的推特,偶爾吉姆插花: [收錄於免費番外篇Part 1Part 2]
  試讀 - 尼克的身世TEASER [收錄於免費番外篇Nick’s History]
  

其中的可倫短篇都收錄於官網,可倫視角的頁面均有連結:

故事順序出自官網:



以下簡述說明各篇時間點,略帶有劇情請自行選擇要不要向下閱讀。

可倫短篇是由可倫的視角所描寫。

《CURRAN Vol I》 內有四短篇,時間點於各集小說中某個片段。
  • MAGIC BITES - 可倫與凱特在獨角獸街初見面,可倫對凱特的想法,包括那名句「Here, kitty, kitty, kitty. 」。
  • MAGIC BURNS -  可倫接到茉莉求救電話,到凱特家破門而入將她救出,凱特在部族內昏迷三天,可倫拿湯給她這一段。
  • MAGIC STRIKES - 可倫被凱特關在洛普籠中,茱莉和可倫談了一會,達成交易的過程。
  • MAGIC BLEEDS -  賽門帶著凱特去部族vs死人眾的會議大廳示威,可倫爆怒的內心戲。
《CURRAN Vol II》 屬MAGIC  STRIKES 的一 短篇,分三個部份。
  • Fathers and Sons 
    Waking Up - 可倫昏迷11天,腦中的思考與醒來後與凱特對話。
    Council Meeting - 接著在部族會議發飆的過程。
    Curran and Mahon - 然後和馬罕打了一架。
《Curran Hot Tub POV》屬MAGIC  STRIKES 的一 短篇。
  • 午夜格鬥銀魔像之戰後, 可倫與凱特在浴池內的互動。

Discovering Kate's Lineage在MAGIC BLEEDS之後的一 短篇。
  • 吉姆向可倫報告關於凱特身世的推測。


毛茸茸大王的翻譯練習-烈燄

張貼者:2012年6月4日 上午7:52Cheng Chen Hsu   [ 已更新 2013年1月27日 上午8:00 ]

好吧~這篇實在是看不是很懂,反正之後會有翻譯,就隨便寫寫吧。

原文:www.smashwords.com/books/view/18799

《魔法烈燄》以可倫的視角描述衝進凱特家救人。


當我破門而入,在凱特家第一個聞到的是血腥味和毒藥味 ,接著是煙和一些別的,鹽味和苦味,是魚缸的味道。這裡見鬼的發生了什麼事?

小女孩歇斯底里地哭喊凱特快死了,她差不多是對的。但是完全擋住了,??。凱特腹部朝下躺在浴室裡,蒼白的皮膚與滿室黑血漬形成強烈對比,她的背部被某種蠻力撕裂開。在那一刻我明白可能會失去她,我見過人類死於更輕微的傷勢。

送到堡壘是不可能的,太遠了。因此我在來救這蠢蛋之前,先叫杜立德到東南分部待命。

我從地上一把抱起她 ,她皮膚熱得像燒起來似的,我立刻全速狂奔。她的心跳忽明忽弱讓我有種蠢想法,若隨她去??,她會死掉。我得把她交給杜立德

我抱著她衝進分部,高吼杜立德,其實也不必要了,他已經在一邊待命。我輕輕地將她放到急診床上,緊盯著杜立德。

「你能救她嗎?」

杜立德瞥了她一眼。「她的傷口面積太大,而且她這種...」

我打斷他的話,「救她。」

他急忙推著她走,而我只能看著她離開。

我走到書房,從書櫃抽出一本薄薄的亞瑟王傳奇,點了一杯啤酒。翻了十頁之後我知道這沒有用的,我閉上眼,靠向椅背等電話。

過了一陣子,杜立德打來報告她的狀況穩定些了。他清除了體內的毒素,體溫也沒那麼高了。哪個人曾說過,運氣比腦袋還重要,那個人一定見過凱特。處於魔法爆發時段,醫生的醫療法力大幅增長,足以治療背部大片撕裂傷以及中和體內亂竄的毒素。不知道為什麼,當他告訴我凱特十之八九可以活下來時,我吐出一口根本不知道被我憋住的氣。我早該瞭解她一定是太頑固或是蠢到死不了。


後面還有,自己看吧~

魔法傭兵系列 人物介紹

張貼者:2012年6月4日 上午7:43Cheng Chen Hsu


部族

Jaguar
吉姆
 


Honey badger
杜立德
 

Bear
馬洪

Hyena
B嬸
  
拉菲爾與...

真失禮啊 XD 


死人眾
那塔拉加 Nataraja (那特)


毛茸茸大王的翻譯練習-咬人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1:52Cheng Chen Hsu   [ 已更新 2012年5月11日 上午4:55 ]

原文:www.smashwords.com/books/view/18799

《魔法咬人》以可倫的視角描述與凱倫第一次會面。



我身處夜晚的獨角獸街,錯誤的時間在錯誤的地方。那裡可能發生任何事,但從沒有好事。

沒有人統轄獨角獸街,沒有任何亞特蘭大的超自然組織爭奪此地。 藏身在黑暗處的是曾經是人或從不是人的,彼此為食,使來訪者感到非常不適。因此獨角獸街被公認為中立地區,若要進入這三不管地帶,後果自負。 膽小鬼只會在邊緣徘徊、蠢蛋則死在邊界不遠處。我在這等人,如果她可以走得夠遠,我會知道她有膽也不笨。

我背向後傾,脊椎感受荒廢建築石頭的冰涼。月光從屋頂小洞中滲出,照亮了牆上的大裂口。她可能由此進入,而我藏身夜影之中,有足夠的時間把她看個透。

獨角獸街一片平靜,夜晚從未真正寂靜無聲,但此時這怪獸還挺安份守禮的。沒人知道我為何在此,但也沒人想成為我來這裡的原因。

所有關於這個傭兵的背景資料都是從我的安全主任吉姆那裡得知,他們一起在傭兵公會合作過。這讓我深思了一下,吉姆是隻貓而且習於獨自狩獵,他很少讓自己組員以外的人看顧他的背。他說她速度很快,以人類來說,而且善長使劍。他也說她老是口不擇言而且在該逃跑的時候留下來打架,沒有一點是我喜歡的。傭兵是最底層的人,沒有榮譽、沒有忠誠,他們不擁護任何東西。我沒有親自和這種想做下三濫的低層混混會面的習慣,我由代理人做這些。

不過,這次吉姆親自做保後,我願意冒個險。他曾見識過她從要命的狀況下脫身,認為她留了一手。她很可能隱藏了強大的魔力,代表她背負著精神重擔。若這使她更有路用也好。某樣東西在獵殺我的族人──亞特蘭大的法則自由人。我們擁有全市最好的追蹤者,但事到如今還是抓不到犯人。

一般來說,我們解決問題,把它留在家裡。人類視我們為怪胎,而我認為不該再多給他們理由了。 這回殘殺的數目已多到數不完,一些吸血鬼也同樣被毀滅,沒有重大損失,而且人道救援騎士會牽涉其中。那個狂熱組織裡我唯一信任的人類,先知騎士,在調查本案也因此被殺,應該是同一個兇手幹的。我有一點點感情,但很少用在人類身上,不過葛雷格‧費德曼死於幫助我們,這算得上點什麼。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傭兵是他已離家的被監護人,並以騎士會臨時雇員身份直接繼承了這個案子。

我會找出殘殺族人的傢伙,延長折磨它的時間,在它眼中的光芒消逝時品嘗它的血,就是這樣。在騎士會的幫助下,我可以找得更快。如果葛雷格的被監護人渴望復仇就更好了,這表示她會冒險幫我,讓我的牙齒咬進兇手的咽喉。

在她接近吉姆前,我就聞到她了。夜風帶給我的舌頭一陣混合氣味。皮革味──舊靴子,一點汗味──全然無法錯認的女性氣息。迷迭香、洋甘菊、薰衣草混合味── 洗髮精,不屬於這透水發霉區域的草本芳香,很好。微量的丁香與鋼鐵味──刀劍用油。

她很安靜,對人類來說幾乎是無聲的。有趣的是,她是什麼?

終於,傳出微弱的腳步聲。再近一點,小老鼠,妳快到了。

夜晚的黑暗掩蓋了我,她會從正對面過來──那是唯一的路,若我選擇去看,我會在她看到我前看清楚她。如果她看起來和聞起來一樣好,或許我會賞她個特例。

踩在石頭上發出的輕微搔刮聲傳來,我傾身向前以取得更好的視角。

她踏出第一步穿過裂口進來,從小洞中灑落的月光讓這一幕更鮮明。她側身,帶著一把古怪蒼白的劍,緩慢而小心的走進來。她持劍的方式像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相信劍能保護她是個錯誤的寄託。我的爪尖在皮膚裡發癢,想要衝出掌端。她有一把劍,而我有十隻利爪。她審視周遭,停下來傾聽,接著像個舞者般悄悄地向前移動,在我撇見她的臉孔之前,隱身在附近的一道陰影中,氣流帶來另一陣她的氣味。她猶豫了一下,我知道她盯著黑暗看著,徒勞無功的的試著找我。我知道她移動、保持平衡、停步的方式,既不躡手躡腳也不僵直生硬,不錯的身手。到我這裡來,小老鼠,別害怕。

她向前邁進一步,我看到她的側面。帶著異國情調、強硬的五官,不漂亮,但我喜歡我所看到的。

我的指尖劃過爛泥,些微地擦到地板。

她把重心放在一腳上,翻轉手中的劍。一瞬間,臉部猛朝向我,暗色的眼睛筆直凝視著我,無所懼怕,充滿挑戰。所以說,不是隻小老鼠,是更有點份量的。這有點意思了,我得讓她在泥巴裡多跳些舞,觀查她挺有趣的。

她彎下腰伸手,見鬼的在幹麻...

「這邊,喵咪,喵咪,喵咪~~」

老天,她是個蠢蛋而我要宰了吉姆。




後面還有,不過自己看吧~

新世代在網路留下「二二八與吾輩何干?」的發言...

張貼者:2011年11月15日 上午12:10Cheng Chen Hsu

「沒有人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包括你今天可以選擇的冷漠,都是很多鮮血和冤獄換來的自由。」

影聞其詳/牽阮的手 台灣紀錄片的愛情史詩 by 聞天祥


1-10 of 27